iGEM:多年來的變化與挑戰

IGEM_logo_2500x2500
iGEM 著名圖標,取自官方網站

這篇文章由我的好友—陽明大學醫學系 105 級蔡尚叡學長,以及因為參與 iGEM 競賽而認識的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系陳恩浩學長(長庚 iGEM 團隊創始人)授權我使用文字資料(前者的文章刊於 Connectome 網站上然尚叡學長授權與我使用,後者則是近三個月前,因為籌辦陽明 iGEM 十年特展而提供給我的原創、未刊載於任何他處之文章);加上我— 2017 年陽明 iGEM 團隊隊長的刪改、修訂、補述與整理,建構成這篇完整文章,也盼望拙作對有志了解 iGEM 的朋友有助。

 

iGEM( Internation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achines competition),直譯全名為「國際基因工程生物機械競賽」,屬於與生物學新興領域—合成生物學,密切相關的一項大學生國際性競賽。其宗旨為鼓勵學生運用正向工程( Forward Engineering) 思維,將當前對生物系統的各項知識,化為主動建構的理論基礎與邏輯規則,通過乾式實驗的數據模擬與濕式實驗的實際操作,著手建造自然界從未存在過的嶄新生物系統( Biological System);且輔以人類實踐( Human Practice) 的過程,跨出埋頭苦幹的實驗室,進一步建立科學與社會的溝通橋樑,對於教育、產業、法規與大眾傳播皆有幫助。

 

iGEM 起源於 2003 年,麻省理工學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系統生物學課程的一份課堂演練,旨在透過基因工程的理性設計,使改造後的細菌隨時間經過而明暗閃爍,得以紀錄與觀察基因表現。2004 年 iGEM 於美國本土五所知名大學(註一)的參與下正式開辦,當時,“i” 之全寫為 inter-collegiate,意為「大學之間的」;在各隊執行自行設計的短期計畫以後,編寫各隊專屬的 wiki 格式隊伍網頁、呈現其研究計畫構思與結果,並於當年 11 月初,在 MIT 舉辦公開發表競賽( iGEM 大會稱之為“ Giant Jamboree”),此參賽模式自 2004 年起,即被往後歷屆 iGEM 不斷重複(直到參賽人數漸增、競賽地點更改,這點後段會提及)。

 

至 2005 年,Nature Biotechnology 以專文報導這項成果,使得 2006 年之後推廣至全世界,當年共有 32 所大學報名參加。自此,才更改 “i” 為“international “之意,並沿用至今。幾年之後,則因為參賽隊伍數目日漸增加,iGEM 大會決定於 2011 年將賽制更動為兩階段選拔,並分劃三大地區( 亞洲、美洲、歐洲) 進行地區初選競賽。2012 年更進一步將美洲區劃分為美東與美西兩區,並將南美洲獨立為一區,形成五大區並立的初選模式,約三分之一的中選隊伍可晉級世界決賽。

 

iGEM 競賽的參賽成員預設為大學部學生,但也開放部分名額(需佔全隊人數三分之一以下)的研究所學生參與組隊。整體趨勢為一般大學部三到四年級學生組隊參加,而台灣各隊伍的成員年級則多為大一、大二學生,對於實驗操作、規劃與設計仍為新手階段,卻也有更多彈性與空間,吸收知識與成長,恣意發揮想像、也有相對更多課餘時間能投入其中。

 

比賽當中,用以建構生物系統時,所用到的生物元件( Biological Parts,註二)可由各隊自行籌措,亦可使用iGEM官方提供的生物元件包( DNA Kit of Parts; Distribution Kits);但其最大的特色是標準化每一段 DNA 序列之間鏈接的序列 ─ 此種鏈接規則為 iGEM 創辦人之一 Tom Knight 透過電腦程式篩選各種限制酶所設計出;特徵是:不管執行幾步驟、或是從頭端或從尾端接入,拼裝成的總體生物元件 DNA 序列,依然只存在著其於最頭端與最尾端的固定限制酶切位。

 

又因為此制度實乃 iGEM 主辦方,為了避免各隊伍持有之生物元件的智財權利爭執、擁有資源與財力不對等、以及為推展學術競賽動能,而特別採用的開放原始碼( Open Source Model) 模式。因此,為維持原始碼資料庫的流通,iGEM 官方採取近似於「創用 CC( Creative Commons)」的策略,強制所有參賽隊伍在建構其生物系統時,所新增與組裝的生物元件,皆須於 Parts Registry 網站中登錄,並於隊伍專屬 wiki 格式網頁編輯終了之前,將各生物元件之實體 DNA 克隆( Clone) 至指定質體上,寄發至位於麻省理工學院的 BioBrick Foundation 總部存放。

 

競賽內容方面,則由 iGEM 主辦方,按照專注的應用領域與問題本質,分為以下八大類組( Tracks,註三),供各隊報名時選擇;各類組的優勝者將會於第二階段世界賽( World Championship) 統一頒發,名額歷年來多約一至兩隊:

創新應用( New Application)

食物與能源( Food/Energy)

健康與醫藥( Health/Medicine)

環境( Environment)

工藝與製造( Manufacturing)

軟體工具( Software Tools)

基礎進展( Foundational Advance)

資訊處理( Information Processing)

國內最早參加的大學為國立陽明大學(亦為兩位共同作者的母校),自 2007 年起參賽,參賽至今總共於 iGEM 競賽拿下一次環境類組世界冠軍、全球前六名、亞洲第三名以及8金2銀1銅的佳績。而國立交通大學慈濟大學亦從 2009 年起加入組隊行列;國立台灣大學也於 2012 年組隊參賽,加入與各國好手切磋交流的行列,讓台灣地區的合成生物學競賽社群變得更加多元,有更多共同合作、成長跟學習的機會。

 

對外而言,iGEM 在台灣各隊大學生之間的橫向連結與對外窗口於近年來愈加頻繁,從 Facebook 等相關資訊交換社團的成立、全台灣iGEM 隊伍實體聚會( Taiwan iGEM meet-up)與邀請亞太地區 iGEM 隊伍交流的盛大會議,到各參賽隊伍的 Facebook 粉絲專頁、醫學生研究獨立組織「醫學生研究通訊」與生物科學研究社群「The Investigator Taiwan」的相關報導,已漸漸加深大學生對於 iGEM 此競賽的認知與合成生物學的概念。

 

對內而言,iGEM 對於大學生的衝擊在於能有機會獨立擬定研究計畫並規劃執行之,至少據個人所知,歷年陽明大學 iGEM 團隊與今年台灣大學 iGEM 隊伍皆採自由腦力激盪( Brainstorming) 後的多階段題目篩選,以決定各隊伍的年度計畫。並且,所有實驗皆交由學生主導規劃,帶隊老師則從旁指導並給予意見。

 

此舉與一般實驗室經驗的差異在於:學生能夠且必須面對科學與科技研究題目設定時的各項因素,如:理論背景探索、題目創新度、實驗技術可行性與預算管理、團隊合作與意見整合、執行進度管理、對外呈現技巧…等,皆是身為一個大學生、甚至是對於研究生們,難能可貴的經驗。其促使學生與真實世界科學研究之運作模式格外貼近,其程度之大,面向體會之廣,甚至可稱為提供了參賽學生體驗「職業快轉( Career Fast-forward)」的契機(註三),對於往後科學生涯規劃無不有很大影響(此部分可參考陽明 iGEM 團隊 Facebook 專頁於幾個月前,一系列採訪歷屆陽明  的文章,他們分享許多在 iGEM 結束之後,他們的生涯規劃出現哪些轉變)。

 

不少創新、經典的題目也多為後人津津樂道,這些想法或許稱不上能為科學界帶來多大的進步,但後輩如我審視之,仍是相當驚艷當年的創意。舉來來說,iGEM team MIT 2006 設計出能散發出水果香味的細菌,iGEM team KIT-Kyoto 2010 則提出可表現多種顏色、極具生物藝術創作之輔助的 “E.coli Pen“。這些經典也在今年被收入至今年的幽默笑話中,若對該兩屆題目有些了解,不免莞爾一笑,也凸顯部分參賽者的想法。

22104664_174687989761861_3215512435501005535_o
取材自 Facebook Page “IGEM memes“。

iGEM 所處在的合成生物學領域背景,更是大開一般具生物背景學生們眼界的良好契機!若你剛好正在尋索「iGEM 究竟能帶給你什麼」的深層答案,那麼,下面這段由尚叡學長撰寫的介紹也絕不會讓你失望的:「舉凡對於各種生物傳統分子生物學找出的生化迴路( Circuits) 與回饋機制的檢驗與再拼裝、由主動建造的過程當中,了解生物系統與生命現象運轉之各項基本設計要件與限制性、思考仿造 IT 產業進行的生物元件標準化,與提倡開放原始碼的背後原因、拓展自己對於生命形式與生命概念的想像,甚至是與當前跨領域藝術的生物美學( BioArt; Bio-aesthetics) 產生碰撞等,都是大學生從 iGEM 中收穫滿滿的可能途徑。」

 

iGEM 競賽自 2004 年開始的十年後,也陸續出現許多有趣的變化,這些變化也帶來更多隊伍的競逐與協作,以及新科技、新技術所帶來的好玩挑戰,以下部分則由恩浩學長分享他的所見,以及參雜吾人的整理與補述。

 

2014 年開始,iGEM 大會將原本的區域賽各大洲選拔再晉級世界賽的賽制改為只有最後在波士頓的競賽(Jamboree)。參加的隊伍從2006年的32隊十年後擴張至2017年的339隊,競賽場地也由麻省理工學院轉移至海恩斯國際會議中心( Hynes International Center)。因此,iGEM 競賽會場就成了一個國際大集會——齊聚了來自幾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熱血年輕人,場面十分壯觀。在幾天的賽期,每天有無數隊伍在不同的會議廳同時呈現各自的成果,並且隨時都可以跟任何一個團隊交流。

 

由於隊伍的增加,競賽類組分得更加細膩,增加到了14個,分別為:

標準類組( Standard Tracks):

醫療檢測( Diagnostics)

能源( Energy)

環境( Environment)

食物與營養( Food & Nutrition)

基礎進展( Foundational Advance)

資訊處理( Information Processing)

工藝與製造( Manufacturing)

創新應用( New Application)

疾病治療( Therapeutics)

高中組( High School)

特別類組( Special Tracks):

藝術及設計( Art & Design)

硬體( Hardware)

測量( Measurement)

軟體工具( Software Tools)

 

從2014年台灣開始有更多團隊投入 iGEM 競賽:2014年有台北美國學校( TAS)、明道中學;2015年有長庚大學、師大附中;2016年有國立成功大學、國立清華大學;2017年有國立中正大學、中山醫學大學-國立中興大學聯合隊伍與台中一中;明年則預計有政大附中、薇閣中學和中興大學三支隊伍接力參與。目前台灣有多達十一支 iGEM 團隊(若計入今年未參與競賽的臺大與慈濟隊伍,則有十三支),確實讓台灣的區域交流會更加精彩,而更多台灣的同學有機會參與 iGEM,了解合成生物學,透過國際交流增廣見聞、了解他人的研究創意跟想法。

 

若要從 iGEM 競賽看待國際合作與全球研究趨勢,又能怎麼切入呢?2015 年開始,iGEM 將不同團隊間的合作( Collaborations )作為競賽其中一個重要的評量標準。此舉激勵了大量團隊間的聯繫與合作——更多團隊願意主動地互相協助,不受地域的限制。雖然沒有了 2014 年以其的各大洲選拔賽,但各地都會在舉辦最後在波士頓的競賽(Giant Jamboree)前的暑假舉辦各種交流會,除了達到交流目的,也可以提前熱身。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從 2008 年與 2016 年的兩張團隊合作關係網路圖的比較,不難看出:整個 iGEM 社群的發展與連結愈加龐大,甚至將來某日很有機會在工作或研究場合,遇到曾經參與競賽的 iGEMers,足以分享彼此當年的參賽心得,以及整場競賽所帶來的生涯影響。

 

此外,iGEM 大會也會給予賽後回饋 (Feedback),寄發到每支隊伍的成員們的信箱,得以透過這些評審給予的回饋,了解哪些地方做得不錯、哪些地方又足以檢討。詢問尚叡學長後,也證實這項回饋制度是近年來才有的、伴隨科技發達,讓參賽團隊更了解自己的優勢與弱點,方便來年參賽時改善,爭取更好成績、更完整的研究成果和實驗設計。

 

總結來說,iGEM 更可說是全球研究趨勢的縮影,參與 iGEM 的同學很快就能感受到當前合成生物學的前沿技術進展,並直接使用這些工具。包括了最新的基因組裝方法學(Gene Assembly Method)、DNA合成技術(DNA synthesis)、基因編輯技術(Gene-editing Technologies)、微流體(Microfluidics)和 3D 列印技術等等。舉例來說,早在2015年就已經有22隊使用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來完成自己的作品,而2016年更接近一半的團隊使用了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技術,充分體現了目前全球的研究趨勢。而從2015年因基因合成技術的進展及廠商贊助,大量的團隊得以使用DNA合成技術直接生成所需的特殊DNA,而非用傳統的基因克隆(Cloning)來完成作品。

 

到了吾人親自參與的這屆( 2017 年)競賽,賽況更加風起雲湧,人們討論競賽結束之後的可能,包含對於職業生涯選擇的影響、性別和科學的關聯;基礎科學研究( Foundational Research )依舊是大賽常勝軍,新穎、前端的技術如  CRISPR/Cas13a 等(註五)用於競賽;電腦與資訊科學逐漸成為題目重要一環,不再像過去單純著重濕式實驗,而是有更多學門的整合與團隊構成,讓競賽更有可看性、題目亦更多元與完整。

 

以下僅列出今年度( 2017) 前五名晉級決賽的大學生( Undergrad  )與研究生( Overgrad )隊伍(已扣除高中隊伍的 Grand Prize 得主—台北美國學校 TAS),可以看看他們的題目如何選定、架構與應用:

 

Vilnius-Lithuania:名次為 Grand Prize Winner,偏向基礎科學研究,重新設計合成與複製的框架,讓單質體與多質體的系統,於研究進行上可以更精確、簡潔,功能更強大。

William and Mary:名次為 1st Runner Up,偏向基礎科學研究,使用 pdt 系統,預測性地控制其遺傳迴路( Genetic Circuits  )的時序動態( Temporal Dynamics),進而控制整個動力學系統

Heidelberg:名次為 2nd Runner Up,應用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卷積神經網路)於其題目—加速生物分子的演化與定向選擇,並開發相關輔助軟體 DeeProtein 輔助題目。雖然 Machine Learning( 機器學習)的技術近幾年常見於各隊伍題目,但這大概是第一次應用 Deep Learning( 深度學習)並獲得大獎的隊伍。

TUDelft:名次為 Grand Prize Winner,一支參賽多年的強大荷蘭隊伍,應用 CRISPR/Cas13a 技術於乳品病原體檢測。

Munich:名次為 1st Runner Up,應用 CRISPR/Cas13a 技術,能及時檢驗病原體(包括病毒和細菌),並設計出價格可負擔、方便攜帶的檢測儀器。

 

iGEM 的創辦人—Randy Rettberg 在 2015 年閉幕演講時,展示了一張說明合成生物學領域正在增長的示意圖,隨之而起的生技新創也因此帶來更多相關的就業機會。但他卻說未來的我們將不只是就業,而是創造新公司、新就業機會的一群人。iGEM這14年來約2000個作品中,有一些作品確實體現了商業價值。這些有潛力的點子在 iGEM 結束後被當年的隊員持續開發,團隊最終成為了新創公司。這裡舉出一些因執行 iGEM project,最後產生的新創實例:

Ginkgo Bioworks:位於波士頓,一家運用自動化系統設計能生產有經濟價值酵素微生物的新創公司。

Benchling:位於三藩市,產品為DNA設計工具及實驗紀錄的雲端平台。

Bluepha:位於北京,利用合成生物學設計微生物製造工廠(他們的知乎專欄可以參考)。

FRED Sense:位於英國,利用合成生物學開發偵測水源污染的微生物感測器。

Eligo Bioscience:位於巴黎,利用合成生物學設計微生物製造工廠。

Lab Genius:位於倫敦,開發基因合成技術發現新的生物分子平台

PVP Biologics:位於聖地亞哥,實驗室位於西雅圖,開發治療乳糜瀉 (Celiac Disease) 合成蛋白藥物,已獲得日本武田藥廠( Takeda) 投資3千五百萬美元

Unibiome:位於巴黎,開發新發酵用益生菌菌種。

 

除了將競賽結果轉變為商業價值,以下提到的兩家公司,則是在 Nature 採訪〈Therapeutic developments: Masters of medicine〉提到的、運用合成生物學的新創公司,儘管與 iGEM 競賽關聯不大,但亦可讓讀者諸君了解合成生物學所能帶來的實際益處跟價值:

Antheia:位於加州帕奧圖羅的合成生物學公司,利用基因工程過的酵母,生產鴉片類藥物。

Synlogic:位於麻州劍橋的合成生物學新藥公司,致力於設計攜帶特殊基因迴路的有益微生物,作為某種生物機器、可不斷釋放的活體藥物,達到治療效果,並設法解決傳統藥物可能遇到的問題。

 

最終,我與兩位學長皆試圖透過這些文字和資料,呈現整個合成生物學競賽一路發展來的脈絡。每支隊伍都有自己的故事,不論曾經經歷了什麼,都肯定是難忘的回憶與深刻的影響;或許是因而投入基礎科學研究,或許是發覺自己不喜歡濕式實驗而改做乾式實驗、臨床研究,或許轉往其他非生醫領域探索,或許是在國際學術交流場合受到啟發而矢志出國進修,也或許只是單純完成學業、在某個時刻回首這段瘋狂的回憶。

 

因為相信這些故事的美好與殘酷,我們盼望記錄下來,盼望給予某些指引以應對不確定的、愈加複雜的年代。

 

最後的最後,縱使我在這年遇到很多不愉快、無奈和憤怒的瑣事,我依然相當鼓勵人們參與競賽,透過更完整、安排妥當的計畫,體驗科學、體驗團隊、體驗合作、體驗設計、體驗團隊,也體驗自己的極限與他者的人性。2018 年的賽事也剩不到一年,萬聖節前夕的盛大交流與創意火花激盪之處,歡迎大家給予自己成長、探索與收穫的可能!

Igemlogo_2018
October 24 – 28, 2018
(Wednesday – Sunday)
Hynes Convention Center
Boston, MA, USA

註一:五所創始學校分別為:Boston University、Caltech、MIT、Princeton University,以及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爾後幾年,Boston University、MIT 和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幾乎年年參與,另兩所學校則是約兩年至三年才參加一輪競賽。

 

註二:生物系統元件的概念,若放在「基因體序列就是生命的軟體( genome is the software of life)」的概念下考量,便可稱為:「基因組上,具有最小功能性單位的 DNA 序列片段」;其可能是 microRNA、功能基因、 Riboswitch、Ribosome Binding Site( RBS)、Terminator 等。

 

註三:值得一提的是,軟體工具( Software Tools) 組僅需進行部分濕式實驗,作為驗證其軟體或演算法開發之對照。基礎進展( Foundational Advance) 組進展的計畫主題,則從基礎科學觀點出發,改善合成生物學周邊技術,例如質體與 Biobricks 間 ligation,模式生物操作平台( Chassis) 之設立(如微藻、苔癬、酵母菌等,非一般常用之大腸桿菌的生物載體),以及探索其領域的基礎概念,例如:非自然分子生物學、生物加法器、生物電腦、邏輯閘等。資訊處理( Information Processing) 類組之題目,例如:就一個目標明確的建構系統,做出控制良好、且具有合成生物學基礎研究意義的數據測量與整理,iGEM team ETHZ_Basel 2010 即是個有意思的例子,利用螢光誘導與顯微鏡呈現觀察,設計出地球上最小的遙控活體機器人!

 

註四:三位共同筆者曾為各校 iGEM 隊伍的領導人或計畫設計人,對於這項宣稱的真實性極為認同。

 

註五:不過,這也不代表每個使用 CRISPR/Cas13a 等技術的隊伍,都得到很好的名次;今年的 MIT 隊伍也僅得到銅牌而已,說明題目的完整性與實驗結果的充足才是更重要的。

 

註六:相關台灣新聞整理:

唾液預測蛀牙風險 中正學生出征全球 iGEM 競賽獲銀牌

會吃糖的益生菌 明道高中獲國際生物競賽大獎

中山醫大-中興大學聯隊 2017麻省理工學院 iGEM生技競賽摘金

台灣學子表現亮眼 國際基因競賽獲6金2銀1銅佳績

2017 陽明大學合成生物學 iGEM 團隊 摘下隊史第八座大賽金牌

麻省理工學院 iGEM 生技競賽 成大獲金牌

陽明 iGEM 十年特展與回顧

麻省理工iGEM競賽 成大奪冠又鑲金

廣告

Duel Links—上王之後

意外發現先前在這個部落格上寫的 Duel Links 心得文(〈Duel Links 無課玩家上傳說階級的決鬥心得〉)有相當多人點閱,所以時隔三個月後,也經歷兩個賽季上王,打算再來寫篇文章,做個補充、也給予比較新手或剛入門的玩家一些建議,推薦幾部我覺得很不錯的(教學)影片,以及分享我使用、和即將使用,以及未來打算建立的牌組。

 

上個賽季(第二十七賽季,四月)我依靠「重開森羅」打上遊戲王階級,使用的是典型的森羅牌組(水仙、傘菌、仙樹、奧客、胡蘿蔔人、薔薇戀人、控制器和神之攝理),搭配盜賊基斯的「重新開始」技能(或其他角色也可,很多角色都有這個技能)。雖然在四月上旬的 KC Cup 後,「無所畏懼(Grit)」與森羅的組合變得相當熱門—甚至到了濫大街的程度,但我依然在上個月選擇用自己還比較得心應手的「重開森羅」玩法,也確保自己起手可以有好的開場。

 

森羅牌組可說是無課玩家的第一選擇,至少在魔導書牌組推出之前,可以清前台、炸後排、不錯的打點、薔薇戀人的特召陷阱抗性、以及有效搭配魔法陷阱,在這季(第二十七賽季,五月)我就選擇用「根性森羅」牌組上王;有趣的是,上王前兩場似乎是系統出包或者是所謂「運氣」,我連續遇到兩個遊戲王階級的玩家,而非相同位階的傳說階級玩家,因此在那兩位玩家的承讓之下,出乎意外地順利上王。以下則是上王牌組,與「重開森羅」差異不大,只是把一張「神之攝理」換成「死者奠儀」,可以炸怪後丟掉手中胡蘿蔔人、搭配薔薇戀人拉回、再用薔薇戀人特召手上仙樹或奧克。

IMG_0763
上王牌組,非常強勢且常見的森羅牌組

 

IMG_0764
自組森羅,搭配「巨型植物」和「薔薇弓箭手」有奇效。若之後拿到「狡猾的落穴」,有望組成更強勢、針對整個環境變化的森羅牌組。

但在新卡包推出—武神聖騎士等具有防破、強大指定抗性的系列推出後,我認為森羅牌組可能會變得不再吃香,取而代之的是同樣對無課玩家也滿友善的魔導書牌組(可惜我把多數資源,將近九千枚石頭全部用於湊滿森羅,若想再抽個三輪魔導書牌組,可能得再等上一段時間、或直到下個賽季),畢竟魔導書牌組主打除外對手卡牌、有效斷絕對方展開戰術,又不具有指定性,幾乎可以斷絕具有指定抗性、防破、堆墓後會觸發效果的系列。

 

考慮到現階段環境的變化,以及森羅牌組可能漸漸被削弱,下周即將開打的WCS 2018(世界冠軍錦標賽),我打算捨棄常用的森羅,改用好不容易組好的「平衡齒輪齒輪」和「重開亞馬遜」兩副牌(進攻人和關鍵卡「亞馬遜急襲」很難抽),前者不具指定破壞效果,後者則可在戰鬥後除外對方的怪獸,有效斷絕對方戰術施展,利用這幾天做些準備。此外,搭配利希德的技能「連鎖效應」的「古代生物自閉燒血流」,我打算在已經報名的 TCS(台灣玩家自己辦的比賽)中來玩玩。

 

 

新手玩家對於規則、如何在遊戲決鬥中獲得較高分數以及石頭該怎麼獲得似乎不甚了解,但我後來慢慢摸索,發現其實在遊戲中可說是有跡可循,我以決鬥分數判斷為例,Duel Links 內有個地方可以看到清楚說明,如下圖所示: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附上一些我覺得相當適合新手和老手的影片,對於遊戲體驗應該會有所助益。我自己的直屬學弟最近也開始玩這款遊戲,希望他能早日達成階級目標,掌握一些上級玩家的組牌跟決鬥技巧:

 

[DUEL LINKS]目前卡包中必抽的實戰泛用卡, What useful cards to buy first?

 

[DUEL LINKS] 如何打上遊戲王?(組牌篇), How to be a KOG?

 

[DUEL LINKS] 凡人實況 – 亞馬遜崛起,強勢衝擊META!!, Top Tier Amazoness

 

[遊戲王 DUEL LINKS] 電子輝神鳥示範教學(機械天使搭配輝神鳥是很有趣的組合,適合推薦給不能湊滿三張龍姬神的玩家)

 

Dkayed’s KC Cup Guide: How to Top 10 Global [Yu-Gi-Oh! Duel Links]

 

Advanced Rulings with the Best Decks – Dkayed’s Duel School [Yu-Gi-Oh! Duel Links]

 

最後,這是我在這個遊戲的紀錄,包括兩次上王、解完所有任務(DM  和 GX 世界)的人權圖(解完所有任務可獲得「小栗子球」頭像),以及一個無課玩家的小小奮鬥—假面英雄(M HERO)依舊只能玩最簡配的版本。

IMG_0799

 

補充(2018.06.12):森羅牌組被 K 社大砍刀,根性技能、薔薇戀人、水仙和控制器不是被改就是被禁,這多少也證明了我的預測:魔導書將會是下個便宜、適合新手選擇(所有的卡幾乎都可以從同個卡包裡面取得)又強勢的 Tier 1 牌組—或者說,她已經是了。接下來我個人可能會考慮把闇鬼抽滿兩到三張,必要時得課金了,嗚呼哀哉,但你也不能期望一個遊戲永遠對無課玩家有利吧!

 

補充(2018.07.12):吾人另一部落格的新文章〈Duel Links 七月無課登王—亞馬遜與空牙團〉,歡迎一讀。

Infinity War(無限戰爭)觀後感:即將到來的巨大改變,而我們可能尚未、也沒能準備好

(以下心得內容將有重大劇情透露,請斟酌觀看)

MV5BODNiNWY4NjQtNDBiZS00NzQwLTk4NzgtZWVlZDRiOTcxNWQ3XkEyXkFqcGdeQXVyNzg2ODI2OTU@._V1_SX1777_CR0,0,1777,733_AL_

筆者身為一位超級英雄影視作品愛好者,尤其對漫威工作室(Marvel Studios)出品的一系列作品更是情有獨鍾,從中學時期便極為關注他們對於電影宇宙的布局和規劃,從第一階段集結多位復仇者,推出首部聚集多位英雄、拯救世界的磅礡之作,第二階段深入討論復仇者們的心境並帶入新腳色、以一個險些導致世界毀滅的重大世界做為引燃後續劇情衝突的導火線,到第三階段讓更多人們熟悉、喜愛的腳色登場,看著他們彼此對抗、合作,直到最強大的反派—Thanos 來臨,實在非常驚嘆電影世界的多變調性與均衡發展,從摸索觀眾的胃口,到能端出一盤盤挑戰觀眾味蕾的佳餚,幾乎可以這麼說:漫威電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是繼星際大戰(Star War)、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等作品後,最引人入勝、商業收益最豐碩的世界觀,也可能是影響千禧世代最為遠大的浩瀚故事,其未來數十年的創造力和影響力將不容小覷。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主要劇情敘述泰坦人 Thanos 為了實現其理想與計畫,在地球與宇宙中奪取無限寶石(Infinity Stones)的故事,以及英雄們如何力挽狂瀾、拯救宇宙、避免寶石落入 Thanos 之手。這部電影的故事線鋪陳和收尾方式可說是影史少見,在漫威電影中更是獨一無二的作品,前半段的情感鋪陳、危機感塑造,多位角色間展開有趣的互動(給予影迷和漫畫迷大大的滿足),後半段的華麗、壯闊、史詩級戰役,以及沉重而令人心碎的結局;與其說是超級英雄集結打怪的電影(嚴格說來,其實英雄們並未集結,從一開頭 Tony Stark 猶豫要否聯繫 Steve Rogers 開始,整場電影就分成多條故事線平行進行,縱使到了最後,這兩位彼時大打出手的復仇者聯盟靈魂人物依依然沒有聚頭),倒不如稱其為超級反派的起源和探險、抗衡阻撓他計畫的英雄的另類故事,詮釋出 Thanos 的霸王雄心、冷靜沉著貫徹其計畫的使命感,以及和養女間的怪誕卻深厚的情感。

 

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部電影,也進戲院貢獻三次電影票,還觀賞了此生第一次 IMAX 3D 版本的電影(但立體眼鏡一直從我的眼鏡上滑落,加上等待接駁車過久,差點趕不上電影開演,觀影品質不甚理想),其中讓我興奮與心碎的劇情轉折大概與多數人相同:Steve Rogers 和他的小隊,前往救援遭到襲擊的 Vision 和 Scarlet Witch,主題曲響起時的滿滿熱血和期待;Thor 與 Rocket Raccoon、Groot 進入 Wakanda,以雷霆一擊拯救瀕危的 Black Panther 等人。心碎的橋段莫過於:Thanos 大計告成,半數以上英雄化為塵土,蜘蛛人 Peter Parker 緊抱 Tony,低聲說著他還不想死,最後在 Tony 眼前消失那段,讓三次觀影的我,每次都不禁流淚,Peter 的這番話也是終極的絕望,作為最後一位消逝的英雄,恰到好處地將劇情所累積的震撼與不捨,化為悲傷、傳遞給觀眾;Tony 與 Nebula 默然無語地坐在早已是廢墟的泰坦星上,由 Robert Downey Jr. 飾演的、飽受知識詛咒的前者,更是精準地描繪出失敗的懊悔、無力挽救戰友和徒弟的自責,以及呆坐在 Wakanda、看著一眾隊友消逝而顯露出驚恐與不知所措的無力感的 Steve、Thor 等人。

 

這樣的安排恰如其分地替這部非典型英雄電影做了最好、也是最讓人難過的收尾:英雄並非必勝,他們也只是凡人,一連串抉擇的後果(我不會稱其「錯誤的抉擇」,因為沒有人知道選擇之後,路途會如何鋪展)和聲命代價的取捨,使得他們嚐到慘敗,受重傷的 Thanos 返回泰坦星,如他自己所言那般終於得以休息、微笑地看著「一個感恩、平衡的宇宙」,而他也付出慘痛的代價,得到一切卻也失去一切:傑出的手下 Black Order、大量軍隊和與自己有著奇特羈絆的養女 Gamora,並非看似失敗卻得到勝利的結果,而是真真正正的慘勝。

 

筆者個人以為:電影片名從原本的 Avengers: Infinity War- Part 1 改為單純的 Avengers: Infinity War 是相當好的做法,因為這場戰爭確實結束,Thaons 已經取得了六顆 Infinity Stones,下一部電影不再需要描述這樣的過程,也不用以 Part 1、Part 2 來區別。即使有不少人批評結尾不佳,但不如試著想像:為何一定要有快樂的結局?如果這就是漫威電影世界的終極結局呢?如果明年的第四部電影的收尾更加黑暗沉重,那麼人們又會如何觀之?令人激賞之處則在於,片尾主要演員名單結束後,Avengers: Infinity War 的字樣逐漸飄逝,與結局相呼應;隱藏片尾(或稱作「片尾彩蛋」,即使我個人覺得這種稱呼不太精確)結束後,並非一如往常的 The Avengers will return,而是 Thanos will return,著實讓人玩味。

 

然而,有一點不容否認,就是這部電影留下相當多的問題與想像:Doctor Strange 所預見的唯一可以擊敗的 Thanos 的可能是什麼?與他捨棄 Time Stone 拯救被 Thanos 刺穿腹部而瀕死的 Tony 有關嗎?六位當年復仇者聯盟元老皆未消失,這意味著什麼?消失的英雄會如何歸來?我們有機會在下部電影中看到真正的死亡嗎?作為電影宇宙最強大的英雄,Captain Marvel 會如何挽回全局? Black Panther / T’Challa 的消逝,會如何影響 Wakanda 的政局?他的胞妹 Shuri 有可能以「女黑豹」的樣貌現身嗎?展現強大力量、甚至能夠阻擋已握有五顆寶石的 Thanos 的 Scarlet Witch,我們有沒有機會看到她最為人知的改變現實能力?這個消滅半數宇宙生靈的重大改變,會如何影響其他漫威作品(包括電影和影集)?Thanos 此番出手,會否有機會讓我們看到宇宙中其他神族的出手涉入,或是潛藏於地球的 Defenders、Inhumans 與殘餘英雄並肩作戰?下一部電影有沒有可能真的出現 Avengers Assemble 場景?這些疑問都讓我更加期待即將帶來的更多影視作品。

advd68kcdbwhr9kszpk1lokaph2lic

總結來說,筆者相信這部電影會有相當兩極的評價,並非電影手法問題,而是觀眾能否接受這樣的劇情安排,以及沒有看過一系列前著的觀眾,可能難以體會箇中巧妙;情感豐厚、高潮迭起、不同人物間的組合擦出令人驚喜的火花,需多細節的處理相當高明且細膩(舉例來說,Doctor Strange 交出 Time Stone 時,他的手是微微顫抖的,這顯示出他當時因車禍所受的手傷並沒有療癒,而是依然影響著他),大膽的鋪陳與多線並進、營造具史詩感的浩瀚戰局,這無疑是整系列作品迄今討論度最高、也是最為精采的完整故事。

na9fnic5hto7nunr16rkchuar54udm

最後,附上筆者在個人 Instagram 二刷後留下的簡短影評作結:「二刷之後依然興奮、震撼與難過不已,第一場看 IMAX 3D 的電影,非常過癮。瓦干達和泰坦星戰場是唯二有大型動作場面的部分(其他場景的規模不如這兩者),角色之間的混戰,彼此展現性格與實力,都鋪陳得很出色。反派薩諾斯盡顯制霸實力,冷酷地推動目標,讓我想到科幻鉅作《三體》中,為文明存亡不擇手段的羅輯、章北海與維德,其心態和手段令人嘆服。隱藏片尾具有強烈的救贖感,為心碎的後半段故事以及瀕危的漫威宇宙,帶來我們所期盼的最強英雄。」

IMG_0216

圖片來源:Avengers: Infinity War

Duel Links 無課玩家上傳說階級的決鬥心得

我很早就開始玩 Duel Links,大概是前年十一月剛開放那時。身為知名漫畫《遊戲王》系列的忠實愛好者—不只收藏實卡、自組牌組,也看完目前五季的動畫和漫畫(第六季《遊戲王 VRAINS》我倒沒什麼看),自然不放過機會,馬上下載來玩。

此篇文章將分享我玩這款遊戲的心得,並不會重頭介紹遊戲設定、各種活動,抑或說明當前主流牌組,還請自行上網爬文,各論壇—不論中外,都已經有相當豐富的分享和實況影片。

當時的環境還相當單純,主流為海龍卡組、神鷹納祭牌組,腳色卡包與玩法也不太多元,許多人因為覺得乏味而棄坑;當然,我玩到去年三月,因為卡在黃金階級一,遲遲上不去,加上課業加重而棄坑。儘管如此,我仍有持續關注這個遊戲,也看著它發展漸增、玩法變得多元,以原作人物為主角的活動一一出現,次元高塔、決鬥者王國等活動也讓玩家可以拿到許多好卡,使得牌組靈活度與強度變得更大。

在去年推出以《遊戲王 GX》角色為主的新系列後,我便回鍋重玩;除了新增不少牌包可買,也多了套牌可選,讓玩家不必重頭組起,而是透過補齊、強化套牌後,賺取鑰匙與寶石,提升遊戲人物等級與推動遊戲進展。

然而,我並沒有玩太久,重新體驗了幾週,因為期中考與出國參加合成生物學大賽,加上自己不懂得怎麼傳送資料、保留帳號,便直接刪掉遊戲,刪掉所有紀錄與換取的卡片。

就在去年十二月上旬推出闇馬利克活動時,得知玩家有機會獲取該腳色和其牌組,並得到強大的神之卡—「太陽神的翼神龍」,我便決定二度回坑,想看看能不能也拿到神之卡。遺憾的是,我重玩的那天,剛好也是活動的最後一日,沒有一段時間的積分、以及重度缺乏資源,基本上是錯過了;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後悔沒有早一點回鍋,不只是沒能拿到神之卡—在現今天梯實戰依然強大,馬利克牌組的「熔岩魔神」,及神之卡的最佳輔助「太陽神的使徒」也無法入手,使我在對戰真人玩家或不怎麼聰明的電腦,難以展開更有趣、更強大的戰術。

二度回坑至今已經七十多天,前期因為想玩元素英雄卡組,而努力把一整包卡包都換完,卻意外組出了完整的「劍鬥獸」牌組,也讓我得以刷分,戰勝各個活動,獲取角色與對應技能。玩了一段時間後,再次發現與真人玩家對打—所謂的「階級對戰」,能換到不錯的票券和獎勵,也努力湊牌打天梯,卻總是不得要領,不僅牌組過於肥厚、凌亂、缺乏核心戰術,也因為缺乏泛用廚卡,常被對手打得落花流水。

後來,為了組合更好的牌組,我去各論壇爬文,研究別人怎麼組牌,也看 YouTube 上的實況玩家怎麼運用、優化每個步驟跟戰術,並努力挖礦,拿寶石換取強橫的廚卡。

今年二月開始,我決定努力在這個賽季追求更高的階級。一月那時打上黃金階級,賽季更迭而降至白銀,我便逐步調整牌組,開始刷戰績。靠著「劍鬥獸」與龍族牌組,有些驚險與煩悶地打上黃金。之後,KC 盃開始舉行,我便學習網路實況主的演繹,運用自己手裡的卡—也跟卡片交易商用金幣換了不少,組出了目前仍極強、抗性高的「陽炎獸」牌組,不只順利打到白金階級一,也在 KC 盃爬到不錯的名次(但沒有進到第二階段),賺取不少寶石,持續強化卡組。

打上白金階級後,我發現我的粉碎「陽炎獸」還不是最完美的,使用有些過氣的「劍鬥獸」和主流的恐龍牌組,也嘗試「六武眾」、「芳香巫師」、「磁石」跟猜牌「陽炎獸」牌組,儘管依舊打得不輕鬆,很吃起手和運氣。直到用票券換卡,拿到不錯的恐龍牌與廚卡後,略微調整,竟然也在這幾天打上傳說階級,相當出乎我意料之外,本來我覺得那些無課玩家上傳說或遊戲王階級,都是一開始就掌握方向,例如買哪個卡包最好而非亂槍打鳥、怎麼組牌而非像我初期胡亂塞滿三十卡遂非常卡手,卻想不到我也有這樣的機會升上傳說階級。

IMG_8939

IMG_8946

IMG_8945
升上傳說階級的人權圖

以下是我在社群網站分享的實戰紀錄,也是我昨日剛打上傳說階級的熱血、感人紀錄—這不誇張,升到傳說那刻真的超開心啊!

靠陽炎獸刷上傳說階級!不過在這個賽季(到三月一日)結束前,大概是很難上遊戲王了,但無課玩家上傳說其實也滿不容易啊!

雖然陽炎獸很吃起手,如果卡手而沒辦法五回合速戰速決,大概那場就會輸掉。我上傳說的前兩場,第一場我的起手滿差的,沒半隻陽炎獸,只好先叫一隻四星怪看下回合會不會抽到,結果輪到對手回合時,他超過兩百秒沒有動作,我莫名其妙就贏了,真是運氣超好XD

第二場(上傳說前最後一場)起手不錯,但陽炎獸以後攻見長,而我是先攻,考慮之後便大膽空場結束回合(手裡沒有可轉守對方怪獸的小栗子球)。對手用死皇帝陵墓,召喚某隻忍者出來(請注意,此時他自損 1000,生命值只剩 3000);我空場,直接被削 2700,非常危險,對手無後台(就是蓋牌)便結束回合

下一回合我抽到陽炎,利用對手的死皇帝陵墓召喚陽炎獸出來,依靠雄鹿的快速展開,以及人面獅身的猜牌,拉三隻陽炎獸上場,此時生命值只剩 300。雖然對手沒後台,但我大膽假設他手上就算有小栗子球,也不會超過兩張(我基本上沒遇過啦!如果遇到起手兩張小栗子球,真的滿幹的),便直接開技能「粉碎」攻過去,場上怪獸攻擊力都比對方怪獸高。

果不其然,他手裡丟一隻小栗子球,擋掉第一波攻擊,但接下來他就沒躲過了,加上他生命值只剩 3000,一如我先前靠陽炎獸碾碎的多數對手,被我打敗啦!老實說,如果他滿血(也就是生命值 4000),陽炎瘦的打點不高,對方下回合反殺,輸的可能是我。 

結果就贏啦!超開心!明天打算享受在傳說階級打牌的樂趣。沒有鏡壁、陷坑兩大廚卡,陽炎獸展開也沒有靈魂交換或足夠炎星系列,的確有點辛苦。我多打恐龍和陽炎,兩大滿容易上手(也就是不太需要課金)的卡組;晚上貼了對戰影片到臉書,和陳劭倫學長交流交流,基本上他說的沒錯:「除了運氣以外就是比誰犯的錯比較少,所謂技巧也沒有甚麼,就是最佳化每張牌的出牌時機。」 不知道明天有沒有機會上王呢?

以下則附上我常用的牌組,基本上都是主流卡組為主,想多嘗試「古代機械」牌組與其他系列的組合,也開發早期常見的粉碎「自然」牌組,以及時下平民卻戰力驚人的「外星人」系列。

 

目前打到傳說階級二,雖然無課玩家上王不是不可能,但我缺少許多廚卡—如果我從前年玩到現在,應該會就有機會都入手了,應該是不太可能在這個賽季最後一天上王啦(如果有,我再來更新這篇文章)!無論如何,還是很高興能靠實力與些微技巧爬到傳說階級。我的帳號名稱是「比格上師」,歡迎與我在遊戲交流!希望下個賽季能挑戰「遊戲王」的頭銜看看!

 

補充(2018/06/13):其實這篇文章的部分牌組對於整個環境已經不太適用了,我有寫一篇比較新的文章,連結如下,歡迎參考—雖然世界盃最終預選賽之後,官方又改動不少就是。

https://tingersite.wordpress.com/2018/05/27/duel-links-%e4%b8%8a%e7%8e%8b%e4%b9%8b%e5%be%8c/

大二上:災難與傳奇

「有自覺的無知,如果切實履踐的話,能夠擴展你的世界;它能讓事情變得無限。」—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黑天鵝語錄》。

20180127_170358

大學二年級上學期總算是結束了,儘管最後的結局著實悽慘,但回首其中還是不乏樂趣與反省;在這篇文章將討論陽明醫學系二年級 B 組課程,我所參與的課外活動,以及最終的悲慘收尾,在新的學期可以有哪些改善,以及哪些考驗又等待著我去完成。

升上二年級、成為許多學弟妹口中的「學長」,除了領導陽明 iGEM 團隊,也有了執行 Entropyspace 亂度空間諸多計畫的經驗,不少學弟妹曾詢問我關於醫學系生涯該如何規劃。老實說,一個擔心自己主科會否被當、醫師國考能否通過的撿角醫學生,實在不太有資格,所幸因為一年級籌備的各種研究經歷交流會、策畫陽明 iGEM 十年特展期間訪問過許多學長姐等,使得我比大多數醫學生更了解「不同的醫學路」,能充分給予我的所知所聞,協助他們建立必要人脈、汲取相關知識。在諮詢方面,我滿自豪能幫上忙,過去一年的許多努力也著實讓我了解更廣、更深。

我漸漸體會到,自己不能只是空談,或者轉述他人經歷,我該自己去闖闖,真正地踏出研究之路。我所讀的醫學系 B 組,需要多花一年的時間完成臨床醫學研究所的碩士學位,但原先規範只限臨醫所,使得我在選擇上遇到不小的限制,畢竟我對傳統 wet lab 的喜好沒那麼高,dry lab 也能讓我更掌握時間。然而就在幾週前,系辦方告知我們,除了既有的臨醫所外,還有來自生化所、光電所與腦科所等六位教師,也可以選擇(詳細可見這份文件)。

哇!得知此消息讓我非常高興,除了恰好有我感興趣的研究所—例如光電所和神研所外,也讓我的學長姐和學弟妹、同學有更多元的發展可能,而非受限於臨醫所中。這也意味著,我的研究之路變得確實,也該實際做點什麼、進入實驗室學習,而不是像那些勵志講師一樣,空談自己沒履踐過的道理。

20180128_133451

此外,醫學系 A 組與 B 組的差異在我看來是漸漸變小,課程落差不再那麼劇烈,下學期的微生物與免疫學也會回歸到醫學院授課;直到大四開始選修研究所課程前,至少會跟醫學系 A 組共處一段時間。

老實說,我不排斥和生科系、大一大二不分系一起上課,藉此認識有趣的朋友和學長姐也是很好的人脈擴展,但我更傾向回歸醫學系,更認識我的同學、未來職場上的同行。這學期比較有意思的課程,大抵就是社科院主導的一系列高齡課程,需要針對高齡長者的需求,不論是時下退燒的虛擬實境,或者探討科技對高齡者的影響,都是滿有趣的學習歷程;報告和考試的份量也不重,算是我個人相當推薦的課程。

二年級上學期中旬,伴隨從波士頓歸來,正式終結了 iGEM 旅程。所有認識的朋友、那些想望與浪漫、這些回憶與憤恨、因為籌辦陽明 iGEM 十年特展所繫起的羈絆,也終於成為昨日。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從中所體悟的狡詐人性和暗潮洶湧的鬥爭,對科學研究及生醫新創的進一步探尋,讓我深有啟發跟收穫。

結束 iGEM 旅程的前後,我也因緣認識許多有趣的人,例如台大醫學系的傳奇人物—陳彥奇學長、我所認識最聰明之人—狸貓上師,好奇人工智慧公司的合夥人(其中之一也是彥奇學長)、大飽教授等人;也跟 Danny 更加熟絡,一起探討有趣的商業模式、讀書方法和成長駭客等事。多認識一些搞生醫新創、卻非醫學背景的人,參與 H.Spectrum(我一向其戲稱「氫原子光譜」)實習生面試,最後儘管未被錄取(我也有幾分慶幸,因為我的興趣和意願實在不高,這份工作得花我一整個暑假投入,但我更希望將時間運用於生醫研究之中,磨練更札實的技能,而非到加速器、孵化器那裏打工),卻也相當有收穫,了解這些人是怎麼招收新人與整體運作思維,畢竟有朝一日我也可能成為某個非營利團體的領導者,需要招募新血。

20180128_143640

因為認識阿奇(即陳彥奇學長)和狸貓,平時閱讀(兼鬧版)他們在社群軟體的分享,以及我自己透過線上課程、電子書和實體書的實際學習及演練,我對電腦科學的了解更多,自學內容甚至遠多於學系規定的計算機概論課程所學。在這資訊複雜且混亂的時代,電腦科學、人工智慧、加密貨幣、擴增實境、深度學習、雲計算、大數據、演算法、區塊鏈等學問成為顯學,但也因為成為顯學、大街小巷都在討論,實在應當避免誤信騙子跟嘴砲俠所言,也通過學習,不讓自己成為那些恐懼販子或愚夫愚婦。

學期末了,因為一系列書籍的介紹,我對前往海外實驗室作暑期研究充滿興趣,盡可能尋找師長和學長姐,請他們分享當年的經驗以及管道,如何聯繫對方實驗室、生活費和補助該怎麼取得、申請時該劇有哪些條件(如英文檢定、成績門檻等),我希望作足功課再前去;我的家境不算富有,沒辦法負擔我一次暑假長期出國所需的費用,因此運用我所有已知和未知的資源,計算和槓桿操作、以小搏大後,以最好的策略、最少的花費取得最大效益。雖然我在上網尋覓多個 summer internship programs 時受挫,因為這些計畫都僅限於美國公民申請跟參與,讓我一度沮喪,以為走頭無路、得靠校內管道才能踏上海外研究之路(為何排斥校內申請管道,想自己聯繫實驗室老師一事,有機會再談);後來和極優異的蔡辰葳學姊連絡後,她向我分享當年申請到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即 UCSF,吾人心中的最好醫學研究去處)作研究的經歷和時間點,讓我心安一些,並重新安排將來的生涯規劃,看要如何逐步達成我的目標。

我也在去年年底,正式加入國內志於推展生醫科學的社群—不論是科學文章或生涯講座,The Investigator Taiwan。一方面出於和多位學長姊的熟識,他們曾給予我非常豐富的協助,我希望可以成為其中一員,好好學習;一方面也希望新的學期能有不同的展望與可能,增廣見聞外也強化人脈聯繫。當然,也要能兼顧課業,以及其他 side projects。

20180128_144929

出於在月底完成每月一篇的部落格文章的習慣,我在寫下這篇文章前,至住家附近電影院看了《大災難家( The Disaster Artist)》這部精采的傳記喜劇片(不過戲院裡包含我僅有三位觀眾,倒也古怪)。觀後感此處便不提,因為那並非本文核心,況且網路上有極多影評可供參考,我想說明的是另外一件事,關於我這學期的生物化學課程的成績,也在同一時候出爐,恰好是我看完電影的時候,格外有著強烈的感觸。

20180129_174054

我的生化被當了,成績慘澹。看到此結果讓我非常沮喪,不曉得自己哪裡做錯了。的確,這個學期因為參加合成生物學大賽,我投入不少心力與時間;錯誤的時間規畫,心不在焉與疲倦感,對未來感到困惑跟恍惚,我徹底輸了。

我一心想成為傳奇,滿懷夢想卻遭逢能力不足的慘敗;不想一事無成、不想只是一個平凡人,可望造就非凡事物,在汲汲營營的生活中找到更多的可能跟自信,贏得人們的敬畏跟尊重,但到頭來因為不及格這件事,我淪落為一個可笑的傳奇,我所假想的研究之路與社群經營之旅,也在這場災難後中斷。

我更加明白自己的極限,也許我終究那麼平庸;跌至谷底,理想破碎,再也無力挽救。剩下的,僅有下個學期繼續擔任醫學系學生會學術部長一職,設法打起精神,積極策劃各種活動、講座與工作坊,把不同的觀點與想法帶入校園、帶給這些寡聞的醫學生們,大概也只能做到這些的。

至於其他的、更多的,在這悽慘的結局後,也不再重要了。

20180128_151831

我於文末節錄一段詩人駱一禾的作品《世界的血》,作為我最終的告解。

 

世界的血

瀕臨此地的人們

讀完我的詩句

請你們即刻忘掉

請你們快向大海動身

 

黑暗是永恆的,而光明

必須運行

在你我胸中響著

 

黑暗浸透了水晶、種子

和春天裡的用具

埋葬在土下的鏡片、並滲進

那塊不亮的水銀

 

永恆靜止著,光陰掠過

 

在你們相愛或不朽之前

你們

還是需要很多時間的

IMG_3562

放棄思考是勇氣,還是懂得享受人生?

我算蠻早開始接觸Youtube,在高中時期,我和幾位死黨相當喜愛看遊戲實況主在Youtube上的影片。當時我打從心底覺得網路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在幾萬公里外的國度裡,有個人玩著遊戲,對著鏡頭說話,而我們卻只需要網路,就可以感受到自己彷彿坐在他身旁,與他、與全世界的觀眾一起體驗遊戲中的世界。

當然,這世界變得很快。幾十年前沒人看好的Youtube,如今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影音分享平台,在Youtube開啟營利權限後,影片分享者可以藉由影片流量賺取廣告收入,也因此造就了”Youtuber”此一可謂新時代之職業(或稱網紅,意指透過上傳影片到網路上,藉影片流量賺取廣告收益抑或廠商贊助之職業)。舉台灣為例,2017年以前只有蔡阿嘎一人在Youtube上擁有百萬訂閱人數,但光光是2017年一年,台灣就有超過10位Youtuber從0累積到百萬訂閱。幾個月前某位台灣Youtuber公開自己透過上傳影片賺取的收益,月入超出300萬新台幣的事實讓國人為之震驚。在這個時代,我們已經無法忽視網路帶給我們的衝擊。

換句話說,只要你有拍攝器材、網路,你就隨時隨地可以把自己分享到全世界各地。當然,影片上傳者必須做出自己與他人的差異,才能在競爭激烈的網路世界中脫穎而出。有些人透過內容的差異化(美食、音樂、旅行、實驗、開箱、遊戲、美妝等等)吸引各自的受眾;有些則在影片剪輯、效果上做出個人風格;然而,就如同許多媒體之共同詬病,運用標題或聳動內容吸取點擊量之情形也不在少數。

在大量素人透過Youtube爆紅成名的同時,我們不難發現,這個平台帶給社會的影響,遠比當初創立者所能想像的更加複雜。去年某位爆紅的台灣Youtuber,因被網友批評其影片內容空洞無聊,曾在直播中透漏自身想自殺之念頭;國外知名Youtuber也常因為個人舉止、影片內容遭受各界網友批評質疑。因為每當這些Youtuber上傳一支影片,全世界就有幾百萬的人在同時收到通知來觀看,強大的社群影響力已然使現代社會無法再以普通人的觀點來看待他們,進而要求其應該在符合其社群影響力的前提下,改正其不當行為。

終於,在2017年的最後一天,這些Youtube長年以來的隱憂在一夕之間爆發。Logan Paul,一位擁有一千五百萬訂閱的知名Youtuber,在這天晚間上傳了一部影片,影片內容是他到日本自殺聖地–青木原樹林探險的紀錄,令人震驚的是,影片中Logan親眼見證了一具屍體吊掛於樹木上,雖然他立即通知相關單位前來,他卻沒有停下手中的攝影機。影片中他不斷將鏡頭拉近面對屍首,甚至以戲謔口氣詢問多次屍體”Hey, are you fucking with us ?”。這部影片一上傳,來自全世界的批評聲浪立即撲湧而來, 美國知名演員Anna Akana 對此發表了看法:“That body was a person someone loved. You do not walk into a suicide forest with a camera and claim mental health awareness.”。然而,Youtube官方對此始終保持沉默,包括Philip DeFranco在內的知名時事評論家、脫口秀主持人開始責難Youtube對於種種尤其衍生之社會議題充耳不聞,更諷刺的是,Logan藉這部影片以及後續的道歉影片,多次登上多個國家的熱門撥放清單,高點擊量又為他賺取了高額收益。”Just remember this. Before all the extended community outrage against Logan Paul’s “we found a dead body” video, there was a seemingly uncontested 550-600,000 likes on it. Unless Youtube does something, this doesn’t hurt him.” 這是Philip DeFranco 在1/2於推特上發表的看法。

這個網路世代裡,我們或為追求便利、或為追求刺激,已然被龐雜的資訊餵食,失去了明辨是非的理智。回溯網路發展的歷史,其立意在於促進知識、想法的傳遞與交互刺激,當然,這社會依然不乏想認真傳遞媒體價值的人們,依然有著想引起大家思辨能力的人們,在各個角落裡努力著,但往往這些都無法變成大眾追求的焦點。生存於這時代裡的我們,該如何與資訊浪潮共存並沒有正確的唯一解,我也並不清楚,Logan的事件究竟會就此引發世人對於新媒體之反省,抑或是就像許多紅極一時的時事一般,就此隨時間被人們淡忘。

看待一件事情,我們常透過別人的觀點出發,這其實並無對錯。我們就像泅游於資訊浪潮中的魚,可以就這樣隨著浪水載浮載沉,也能夠選擇保有自己的前進方向。然而,我們應該做的是,別輕易放棄思考,當別人告訴你那是海浪與岸石碰撞時才能激起的泡沫時,那可能是醜陋的塑膠微粒。

舊神:結束的 2017 年

且容我在今年最後幾小時,把這年來的心路歷程與感想整理,也算是去年開始經營新網誌以來的初衷吧!永遠記得那些喜愛跟怨恨你的人事物,以及你喜愛和怨恨的人事物,想想他們所帶給你的無盡力量,在你最灰暗、絕望的時刻,相信自己終能反敗為勝、扭轉乾坤,創造屬於你自己的、笑到最後的勝利和魔幻時刻。

 

今年初開始領導陽明 iGEM (國際基因合成機械競賽)隊伍,面臨許多管理上的倉促和題目構思的撞牆;當然,從中也感受很多,打破自己多個月以來獨自執掌 Entropyspace 亂度空間不曾遇過的忙亂,很有意思!

 

除了優游其中學習,Entropyspace 亂度空間也持續成長,並透過海外醫師、臨床研究經驗的學長姐和國際衛生、生醫新創的種種分享,奠定 2017 年上半年的輝煌;說實在的,幾度遇上經營方面的迷茫、多次和學長姊、兄長和朋友討論,最後總是想到最合適的方式,那段無私燃燒熱血、拋棄我堅持的實用主義路線之作法,想來還真有幾分大膽跟過癮!

 

結束上半學期後,我和同學也因為課程安排到草屯療養院學習,也是我第一次接觸精神病友,探索現代精神醫學治療的奧妙。短暫結束假期以及和家人到東北旅遊之後,我再度投入 iGEM 競賽準備,一如我在上半年投入那般;參與台灣 iGEM 交流會與 iGEM 亞洲會議後,著實大開眼界,真正體會這項競賽的有趣之處,和其他隊伍交流題目和團隊經營之道,認識來自各地的頂尖大學生們—基本上,我認為會參加這個競賽的學生,多半還是有一定耐心、毅力與知識水平的,可非阿里布達的撿角貨。

DSC_1430

然而,伴隨這些事務而來的是更深邃的黑暗,學術倫理的錯置、高中小朋友的掛名爭議、亞太交流會的繳費爭執,以及大規模的、我與某校師長、學長的大規模衝突和網路論戰。這些爭端狠狠地撕裂我和陽明團隊成員的情誼,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他們反而不支持我,而是反咬我惹事生非、展開批鬥大會,認為自己把爛攤子全部收拾乾淨,喪權辱國地發表道歉聲明,然後嚴禁我的發文自由,認為「全世界都認為是我造成的錯誤,所以你他媽最好閉嘴」。

 

當時我認為自己的確表達方式不正盪,然而,提出質疑這件事情讓我依然困惑,自己哪裡做錯了?近幾日回想,才發現那些傢伙頭腦很不清楚,是非善惡分辨不清,有人挺身而出、道出他們內心的憤怒,反而畏懼怒火回燒而急忙滅火,實在可悲又愚昧。

 

九月初開學,踏入新學年,接掌系學會學術部長,領導一小群部分贊同我理想的學弟妹,一起完成某些非凡的挑戰。辦理陽明 iGEM 十年特展後,因為暑期的爭端,使我不再想為團隊付出過多的心力,單純謹守本分、做該做的事,其他能幫助團隊整體表現更上一層樓的事?我累了,自己去想辦法吧!我不希望我的 2017 年下半年,完全被這群我一點也不想相處的小信之人捆綁,我想多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探索更多的、如果一切都不存在,世事會怎麼規劃的有趣之事。

 

競賽落幕,波士頓之旅結束;金牌入手,領導者的龐大壓力—不想背負沒拿到金牌的罪咎的沉重,徹底解放;各自分道揚鑣,我也不想與那群人有其他互動。收拾課業、完成必要之事、努力重回正常生活,重新構思 Entropyspace 亂度空間與學術部的計畫,盼望著一切都順遂。

DSC_1260

我也認識阿奇與狸貓,以及他們的有趣朋友,這群擅長計量科學、我認為遠比生醫領域同儕更聰明的理工或資訊人,著實大開眼界;某種程度上,也重燃我對數學、物理、政治學和經濟學的熱情;和他們在臉書上互開玩笑、自在交流,讓我非常快活,也竟然遠比我和自己系上同學相處來得更融洽,這件事倒挺詭異的。

 

在這精采、瘋狂的一年,我亦閱讀許多有趣的書籍,成為學校圖書館的借閱冠軍—雖然我得承認很多書我都只看精要;觀賞大量影集和作品,包含今年每部超級英雄作品、星戰作品、劇情片和動作片等;影集部分,看完史上評價最高的 Breaking Bad,及其衍生作 Better Call Saul,看完 The Crown、Mindhunter、Stranger Things、Ozark、Black Mirror、Sense 8、House of Cards、Bloodline、Spotless 和 American Vandal、House M.D. 等,以及 MARVEL 系列的全部 NETFLIX 作品(評價也是有好有壞,但全部我都很喜愛)。動漫部分我也抽空涉獵不少,包括《巨怪獵人》、《小魔女學園》和《四月是你的謊言》等優異作品(當然,不怎麼樣的劇集也看了不少,偶而踩到地雷也是無可避免的)。

 

除了結交新朋友,相處上相當愉快,我也趁著波士頓和合成生物學大賽的人脈擴展,嘗試想像更多、關於我自己的研究生涯與無限可能。我開始構思我的未來的模樣,選擇自己想踏上什麼樣的路、成為什麼樣的人:成為平凡而偉大的醫者、埋首研究領域、踏足新創領域,抑或永遠離開白色巨塔,駛入更多可能的藍海?光是想像本身就非常迷人,若當你又能逐步靠近每個抉擇,那種滋味更是美妙。

DSC_1397

我不再想回家,與父母的相處逐漸惡化和失控;我努力爭取財務自由,希望可以賺錢讓自己暑假能到海外實驗室學習;我不再理會陳腐的教條,我愉快地和他人討論更多有趣的 Side Projects,展望新的一年所能做的事情,也希望這些專案能讓我能力提升、有所成長。

 

我妄想了一段段與聰穎女孩的浪漫關係,最終或是對方愛理不理而近乎幻滅、或是有個美好的結局、或是發現彼此從來不適合,一廂情願的結局就是發現自己該前進了,那些故事就留在昔日吧!未來,我總會遇到真正了解我、願意支持我並與我相處的人,但到那一刻來臨之前,當我一切理想還未實踐前,且先把浪漫想像放在枕頭邊與晚寐中吧!

 

 

在荒唐、謬誤、詭譎和瘋狂的一年結束之後,因為種種不愉快、痛苦跟仇恨,外加認識新朋友、新人際關係,使我重拾過往實用主義信仰,並邁向更堅實、更鐵血的實用主義者征途邁進。我不會後悔,我將持續奮鬥,為我的未來、我的人生永遠地戰鬥!

DSC_1416

我不會放棄,永遠不會。

陽明 iGEM 十年特展(下):十年故事

前篇可參考拙作〈陽明 iGEM 十年特展(上):十年累積〉,可更快了解這篇文章要分享的內容。有感於這幾個月來被這件事情盤據心思太久了,這篇整理和明日發布的年度回顧,將會是我最後幾次討論這場競賽,以及所有牽連的人事物。

是的,是時候讓它結束了,留在昨日之中。

 

八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

 

就在我猜想要自己自掏腰包影印歷屆海報(考慮到觀展品質,以及這些海報的保留時間,詢問影印店後,我盡量選比較好但也較貴的紙質)和必要文具、工具時,出現意想不到的轉機:由蔡英傑教授創立的益福生醫,願意資助我這次特展所需的各種經費(蔡老師先前至海外出差,故漏掉我的訊息),也就是我在計畫書上所整理的、盡可能刪減的預算,蔡老師的秘書也願意出席我門的開幕式。

 

更讓我高興的是,《科學人雜誌》出版社和與我有些相識的台灣生醫社群 The Investigator Taiwan 願意協助並幫我們的特展宣傳,前者更提供了三期與和成生物學主題相的過刊,共三百本讓我們能發放給觀展的朋友;後者則在粉專上協助宣傳十年特展的訊息,社長周致宏學長,以及三位幹部黃毅豪和陳恩浩學長、張彥安學姊更出席開幕式(恩浩學長更提供我資料,完成我的另篇長文《 iGEM:多年來的發展與挑戰》,真的是非常感謝),讓我非常感動和驚喜。

 

這些人的幫助,使我更願意把這件事情完成,不論它有多麼艱難,縱使我獨自一人奮鬥,在深夜整理訪談文,與學長姐們討論後修改,我都相信我是為了他們,為了這些在乎這個特展、我所在乎的人們,為了他們而奮力一搏,努力應付各種困難(我猶記得當週也與一位背景相當特別、參與過兩屆陽明 iGEM 團隊的學長吃飯,得知許多讓我驚訝而心酸的事實,這些難過之事,多少也激起我想拼命到底的決心;不過此乃後話,有機會再寫,抑或再也不提)。

 

八月二十八日至三十一日

 

由於整個特展的籌備階段都在暑假,不可避免地碰上學校行政系統的暑休時間,因此佈展時間大受限制,僅能在平日週一到週四完成布展工作;加上場地借用時間、避免閒雜人等誤入布置狀態的藝文空間,我刻意挪到開展前一週才處理。當然,這是個很大的錯誤,過分壓縮準備時間,導致很多事情都變得匆忙,尤其當你他媽得一個人做完所有事情時,得各處往返奔走、到文具店買必需品、至印刷店取回海報、和校長室借用歷屆得獎獎盃等。

 

面臨無人協助的窘境,我邀請我的朋友幫忙,把海報一張張釘到牆上,盡可能不發出過大敲打聲,影響圖書館內的讀者而被圖書館趕出去;同時,還要調整角度、討論什麼樣的排版方式最佳,邊和朋友討論,邊把海報弄到牆上最好的位置。

 

我原本想趁機在這週把一些瑣事外包出去,但那些可悲、不知道自己能幫忙什麼的愚夫愚婦不僅無力幫忙、四處抱怨,還責怪我把事情外包給團隊以外的人處理。這種思想和文化上的差異,我不想去辯駁和回應,因為講話協調太浪費時間,直接開工是當下迫切之中、最務實的做法。

 

除了貼上歷屆海報,我也麻煩少數幫忙我的團隊成員設計了目錄性質的回顧海報,把十年來的成果與各屆隊伍的大合照都放上。我盡可能地從藝文空間整理一些前人連下的資源,包含幾個很不錯的木架,用來展示我自己設計的迎賓海報,讓整個特展看起來更像是展覽,而不是幾張海報的張貼而已。

 

八月暑夏的最後一日尤其令人五味雜陳,可說是我個人的奮力一搏,在還能工作的週四把海報全部貼妥,把歷屆隊服擺設弄好,寄出特展開幕式邀請函給幾位學校高層,同時應付不懂分寸與應對進退的小信隊員的愚昧作為,讓我因為擅自跟學校拿取公文信封而吃了頓排頭。

 

IMG_7773
十年前的參賽邀請!

九月一日至三日

 

這三日是整個特展的最後準備,雖然不能進入圖書館的藝文空間佈展,但還是有不少事情可做。我的想法是:我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完成全部事情,但若我可以透過事後補強,應該可以讓特展本身更加盡善盡美。一想到此,不禁覺得輕鬆不少,主要展覽的東西都完成了,開幕式的必要物品也都有了,似乎一切都好……

 

該死的是,我遺忘了原本安排的簽到單和開幕剪綵的紅色緞帶,剪輯影片和歷屆團隊影音資料、佈展本身的花絮等。此外,十幾篇訪談文也需要把學長姐照片和訪談全文連結之二維條碼一併附上,意味著我原本印的東西都報銷了,得重印一份。

 

九月三日那天下午,原本和家兄去看展覽匆忙把東西買齊,在大雨中奔波找尋找可提供給我們飲料的店家(很不好找的原因在於,一般飲料店大多十點才開店,但我九點半開幕式後不久即需要,他們無法及時準備;僅買一桶飲料,許多店家不願幫我送貨,在沒有高速移動工具的可悲情況下,我得自己去取貨或請別人代勞,如果有「別人」的話);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暑假因為辦公室與團隊活動空間大搬家,老師的新辦公室影印機尚未設定好,我只得跑到校外便利商店列印我需要的文件。

 

可想而知,那天晚上東奔西跑,卻也還算順利,印妥訪談文圖,終於找到一家價格便宜又願意早上十點送來的店家,還播放著在亞洲會議那時,長庚姐姐在(我認為愚蠢透頂的)才藝表演時所唱的《飄向北方》;隔天凌晨則熬夜剪輯歷屆陽明 iGEM 隊伍在大會報告的影片,因為電腦記憶體不足、加上室友不在,我又跟我的朋友借筆電徹夜完成這些工作,並把隔天早上的流程在意識逐漸不清的大腦中流轉一次。

 

但真正讓我失眠的原因,並不只是準備這些工作,而是擔心著:這個耗費我個人生平最多心力之事,究竟會變得如何?儘管學長姐支持、看好並給予高度肯定,我卻很擔心它最終是否像多數在敝人校辦的活動,不了了之、無人問津?開幕式會否出錯?在那麼多長官和老師面前,一有差錯他們又會如何看待我、甚至整個我已經不太在乎的團隊?

 

我不知道,縱使擔憂與壓力不能解決問題,卻可勉強降低我的焦慮吧!

 

九月四日

 

通宵未眠的下場就是極端疲倦,隨意吃了點早餐,七點多又回到展場,把獎狀、觀展告示牌貼好;老師和一位隊員的母親準備的食物也送抵,倉促、我的嘶吼與真正的命令間,大家各就各位、準備把這場好戲演完。

 

當開幕式落幕,除了滿懷感動與熱血,也感到陣陣空虛,事情就這麼結束了,所有可笑的煩惱都消逝;與 The Investigator Taiwan 團隊幹部良好互動,也與校長握手致意、簡短交流,非常榮幸他願意撥冗前來致詞,這給我非常、非常多的鼓舞,讓我深刻發現,你所做的很多事情,有著遠比你想像更多人在乎。

 

我僅節錄我的臉書心得作結,因為實在難以重現與書寫當下的感動、疲倦與成就感:

 

礙於暑休時間的限制,又擔心敲打圖釘發出過大的噪音,這幾天於藝文空間布展實在很倉促,籌備開幕式時也擔心出現問題;然很多時候緊張是沒有用的,倒不如實際解決問題,若真碰上問題,就當作是學習並改進的機會吧!

 

所幸昨日的開幕式順利完成,很感謝團隊夥伴的協助布置,以及交大陳老師撥冗前來致詞;致宏學長、恩浩學長與翊豪學長等 The Investigator Taiwan 幹部出席開幕式,也很謝謝他們這段期間,給予很多宣傳上的協助與交流。

 

開幕式後,很高興能跟參與 2007、2008 兩屆陽明 iGEM 的大學長—顏海威學長有進一步的交流,關於新創、關於生技產業、關於他多年來對陽明 iGEM 的熱忱;學長願意出席並上台分享當年的參賽經歷,這橫跨十年的兩代 iGEMers 有機會彼此交流,也是達到我當初規畫特展的目的之一:建立更大的聯繫網路。

 

最重要的是,感謝梁校長出席十年特展的開幕式,致詞並給予我們更多的鼓勵。長久以來,校長給予陽明 iGEM 極多支持與建議,不論是經費上或是參賽前的報告練習。尤其今天和校長握手至上感謝之意時,校長還提起去年我剛入學、參加的第一場「與校長有約」時,提出的重建「亂度空間( Entropyspace )」的想法;我當下聽了真的非常感動,校長要處理這麼多事情,竟然還記得當時那些缺乏頭緒的大一小朋友的天真想法;校長對學生的關懷,真的讓我非常景仰與敬佩!

 

最終,還是得感謝張傳雄老師給予的諸多支持,以及他多年來對於陽明 iGEM 的重視和栽培。自從和彥辰學長聊天、了解真實運作後,實在對於傳雄老師甚感慚愧與歉意,老師幾乎付出他所有,本可以專注於學術研究的心力於 iGEM,十年來看著這些參與者成長茁壯,也因為 iGEM 而各自有不同的生涯發展,如此堅持、毅力,以及每次我關心他總是回應我的「我在這些 iGEM 學生身上體會到非常多的快樂」,實在動容且令人心酸。

 

從陽明 iGEM 最早期的穎駿學長、辰葳學姊、嘉宜學姊、俊宇學長,中期的孟庭學長、柔謙學姊、宛昕學姊,到近期的彥安學姊、逸翔學長、品萱學姊等前輩,在特展準備期間予我非常多的協助和鼓舞;願意接受訪談,我自己也從中獲得非常多的收穫,不論是團隊經驗、醫學生涯的想法或是往後的研究之路,都有很棒的啟發。

 

只能說,再多的言語也無法表達我的感謝之意。開幕式只是開始,這個特展才剛要開始而已。十年的歷程是活著的故事,我深刻盼望在特展尾聲所舉辦的講座,能夠為活動本身有完美的收尾;當然,這意味著我得加快腳步規劃了!

IMG_6828
在 Giant Jamboree 所見的完整 iGEM 發展史

九月十日

 

展覽持續進行,發放了不少《科學人雜誌》出版社贊助的過刊,也陸續補完其他展覽必需品,讓規劃與觀展動線更流暢。特別的是,幾天前,來自政大附中基因工程社團的同學與我聯繫,他們想了解 iGEM 競賽究竟在做些什麼,有意願參加明年比賽。

 

老實說,我很不推薦高中生參與,一來是實驗室與材料的問題,得花很多時間和心力到可提供足夠等級、器材的實驗室完成題目;二來所費不貲,家長和校方能給予的補助及其意願可能不高;三來是高中生時間彈性不足,大學生團隊或許可以翹課趕完實驗,但在沒有學校支持、給予某些特權的情況下,高中生能如此輕易翹課、甚至請假參賽嗎?最實際的考量則是,這有什麼用?如果能達到一樣效益、成本更低,又何必汲汲營營追逐合成生物學大賽,而不是更妥善規劃大學生活、未來生涯?高中階段有更多事情,至少我很後悔自己做得不夠多。

 

但他們既然大老遠跑來了,也願意和我們交流,我倒沒有告知他們我的顧慮。得知他們將充分運用生物駭客 (BioHackers) 的創意,用較低價格取得實驗耗材,社長也規畫了完整訓練,不亞於我所受過的 lab training,我真的相當驚喜,也很高興一代比一代表現更好、更傑出,去探索更多可能與無際遠方。

 

最終,這個週日最特別的,是首次達成科學大眾傳播。一位振興醫院物理治療師(也是陽明校友)、帶著她兒子來看展,她聽完我的講解跟介紹,從競賽起源、歷屆傑出表現、今年主題到為何我辦這個特展等,都顯現出非常高度的興趣,也讚嘆陽明校園有這麼一群人做這些事情,這些超酷、有趣的計畫。

 

看到她因為學到新東西、見識新奇事物的神情、專心聆聽我的分享,那種喜悅和驚訝,體驗知識奧妙的樂趣,讓我非常感動,再一次地讓我不後悔自己做了這些事情,為能連結科學研究與社會大眾感到相當的自豪。

 

九月十一日至十三日

 

開學之日,意味著大夥的分工都要更加嚴密,把握剩下的兩個月準備時間;對我來說,也意味著十年特展展期已過泰半,我也沒有多餘時間可以常常去藝文空間,導引人們觀展。

 

這幾天中,來自中正大學與長庚大學的 iGEM 團隊陸續前來參訪;雖然人數不多,但他們願意撥冗過來、給我這位陽明戰友一點鼓勵與支持,仍讓我非常感動。交流各自團隊成立與進度執行的心路歷程,祝福彼此都能在波士頓取得不錯的成績,並且再度碰面、一較高下,人與人的互動總是奇妙、有意思的,連結彼此網絡、創造伴隨網絡而來的無限可能,是我非常在行且熱衷的事情。

 

九月十六日

 

各種風雨過後,十年特展也接近尾聲;我再次厚著臉皮、邀請兩位長久以來協助我甚多的學長姊,與大家分享 iGEM 競賽結束後,他們的如何選擇生涯發展座談。

 

這個週末的講座除了老樣子的披薩、來自美東的蔡尚叡學長和我們視訊分享,也趁機招生(我得說,社團博覽會的宣傳實在不太有用)、歡迎對 iGEM 競賽感興趣的學生,聽聽過來人的分享、以及這場競賽所能帶給你的終極收穫(社團博覽會完全無用)。此外,來自中興大學的朋友、明年也想參加競賽的他們也來了,大老遠北上一趟支持我們,向我們學習一些團隊籌備的準備事項,也讓我相當榮幸,可以促成這些有趣、巧妙的聯繫,幫助彼此過得更好。

 

實際分享如何呢?我認為相當順利,也很感動黃睿慈學姊和蔡尚叡學長所分享的心路歷程;或許我與他們熟絡,卻總有很多故事與情感,是我不曾接觸的。這些故事本身給予的鼓舞、指引,早已超越我的想像與認知。

 

下文再度附上當天臉書留下的貼文記錄,也是兩個月前最深刻的感想與紀實,希望所有參與的朋友都能有所收穫。

 

我對於今日講座的定位在於:一場聽眾年齡分層不同的 Entropyspace 講座,但講者主題緊扣於 iGEM 這場合成生物學競賽,使得調性更為一致。多謝大家的參與,披薩一掃而空,顯示我在評估食物數量這方面需要加強了;看到政大附中基因工程社給予的卡片,其實滿感動的,因為我實際給予的幫助真的不多,大多只是談談我的想法而已

 

還是感謝睿慈學姊與尚叡大大再度出馬,以及傳雄老師和今年團隊成員的協助。深夜看到學姊的投影片,突然有股說不上來的感動,那些啟發與羈絆,實在是我目前認為參與 iGEM 最有意思的事情;雖然已經多次聽學長分享研究之路上的困境與好玩之處,但再聽一次仍可感受對科學的熱忱與令後輩如我振奮的鼓舞。

 

昨晚協助我測試視訊的 Danny,今天也參與講座啦!先前訪談、用心回答我的問題的宛昕學姊,今日也抽空過來捧場與我們互動;雖然和學姊碰過幾次面,但每次和多用網路通訊的朋友、學長姊實體見面,還是覺得很好玩!

 

九月十七日

 

這天是陽明 iGEM 十年特展的最後一天,努力已久的成果總得目送它的結束。那天下午天氣不錯,夕陽斜照進藝文空間,我略微移動隊服擺設,調整一下整場特展幾乎沒發揮作用的影音播放器,想到了《三體:死神永生》尾聲的那段文字:「我把太陽移到西天,隨著陽光角度的變化,田野中禾苗上的水珠一下子晶晶閃亮起來,像突然睜開的無數眼睛。我把陽光調暗些,提前做出一個黃昏,然後遙望著地平線上自己的背影。我揮揮手,那個夕陽前的剪影也揮揮手。看著那個身影,我感覺自己還是很年輕的。這是個好時光,很適合回憶。」

 

是的,這的確是個適合回憶的午後,伴隨最後一個來參觀特展的學弟以及我對他的講解之後,我很清楚:特展結束了,我不確定它到底留下多少、給予觀展者什麼樣的意義,但至少它曾活過,將會被鐫刻在陽明 iGEM 隊伍隊史上;或許不再有人記得我這個策展人,但這個成就會被過去與未來的台灣 iGEMers 記住。

20171111_010452

十月上旬

 

因為隊務繁多、時間有限,我遲遲沒有整理場地,部分原因也是出於我們搬遷了平時討論的場地,擔心沒有地方可以擺放這些海報與隊伍紀念品,只有把它們全數撤出玻璃櫥窗,暫且擺放在簾幕之後罷。

 

然而,看著數十隻圖釘、橫七扭八的海報,突然一股荒謬與恍惚浮上心頭:「我他媽到底做了些什麼?」

 

十一月九日

 

這幾天是正式競賽,這天則是我們團隊的上台報告(也是所有賽次的第一場,格外刺激),我非常高興其中一位評審在聽完我們報告題目、講解原理與所做之事後,他表示「喜歡十年特展這個想法」;聽到這句話,真讓我感到無比欣慰,雖然沒能留下什麼,但在能關鍵時刻讓評審留下一點印象也是不錯。

 

可惜的是,如我先前所言,小信的團隊成員不怎麼支持這個計畫,製作壁報時也沒有特別著重,們歸類在 Human Practice 的特展內容,和其他團隊分享時,大概只有我和另個實際協助我的組員知道這整個特展在幹嘛,想想真是挺可悲的!

十一月二十日

 

這天已經回來台灣了,結束瘋狂的波士頓之旅,參雜豐滿學術收穫、建立不少奇特人脈、忍受和愚夫愚婦相處、古老城市遊歷、冷冽而清澈的空氣和藍天;同時也在這天,因為秘書室的催促,我只得去把剩下的海報收妥—一如往常,又是我一人完成。當然,這些海報最後是否能被後輩妥善保存,我實在不太在乎,畢竟我已經擁有所有電子檔案,倘若某個未來,有人野心勃勃想籌辦陽明 iGEM 二十年特展,我很樂意給予他們找不到的珍貴文獻與紀錄。

 

可改進與不完美之處

 

這是我第一次獨立籌備如此盛大的活動,時間與空間橫跨幅度之大,也是出乎我預料之外的,瑕疵很多,力有未逮而無法完成的遺珠更多,我將在這個段落舉出有哪些事情是可改進和不完美的。

 

最大的問題在於「獨自承辦」這點上,因為和團隊成員相處不甚融洽,落到此下場也不太意外,但如果有更多人願意奔走,幫忙分擔雜事、與不同單位跟科普社群接洽、願意幫忙佈展且給予更多意見,我相信這一切都會程順利一些;越多隊員參與、對這個特展有認同感,意味著他們願意幫忙宣傳,也會有更多人來看展或參加生涯講座,而非靠我一人支持與單打獨鬥。

 

特展安排的時間,也可以拉至八月中旬或七月上旬舉辦,除了大家的實驗進度尚不算太十萬火急,也能吸引更多其他中南部大學的團隊,願意利用假期北上看展。除了既有之隊伍,或許也有更充足的時間,邀請各大學、高中有志於生物科學研究的學生,一同觀賞這個特展。

 

特展本身,包括影片燒錄、海報展示與紀念品設計等,其實都可以更有條理與脈絡。學長姊的訪談也理應剪輯成有中、英文字幕的對談影片,甚至可以有一個特展前預告短片等;但因為時間和人力實在太稀缺,這件事窒礙難行,訪談的學長姐也僅找了該屆團隊我個人最為熟識,而無法有更大的人脈擴展,實在可惜。

 

關於議題追索這部分,原本我期待順著每屆團隊欲解決之議題,梳理脈絡、將近年來的發展和突破一併整理出來,而非只是呈現當屆結果而已。過去、現在到未來的時間軸排序,其實是我個人很擅長的一件事情,但如我前文所言,我無法靠我一人之力,在這麼侷限的時間,整理十個不同領域跟研究方向的題目,這部分也是很遺憾的。

 

最後,我個人認為最可惜的,是我沒能即早邀請 2004 年當年創立團隊的五支隊伍,包括他們當年的指導老師、參賽學生,以及今年的指導老師、參賽學生,透過電子郵件或社群網站的聯繫,訪問他們這多年發展下來的看法,身為最初的創始隊伍,他們的想法與見解,又能給予往後的諸多團隊什麼樣的有趣建議。

 

這樣串連創始隊伍的計畫非常有趣、迷人,完全是達成承先啟後,擴展整個特展的格局和氣勢,不只是這個蕞爾島國的展覽,而是足以和國際一流隊伍、整個 iGEM 競賽歷史銜接的龐大回溯,整體意義將非同小可,並開創前所未有的盛大場面,而我們—陽明團隊,也將永遠在 iGEM 競賽發展史留下一席之地。

IMG_7001

尾聲:邁向下一個十年

 

這段期間幫助我的人實在太多,不論是每位受訪、與我聯繫但未必真的幫上忙的學長姐,或者從頭到我支持我的蔡尚叡學長,十年來的台灣 iGEM 競賽領頭羊張傳雄教授所付出的心血,所有參觀這場特展的朋友,協助我的夥伴與學長姐,校方與梁賡義校長的支持,我只向你們表達我無盡的謝意,也慶幸在今年有你們的參與。

 

特展本身並不完美,但因為有你們的關注和投入,它已經遠遠超過我的想像許多了,遠超過我這初生之犢的愚昧妄想了,謝謝你們!

 

最終,我想起我在準備期間總會反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九年、十年之後,陽明團隊或是其他學校也想策畫類似特展,我會願意幫忙到什麼程度?不論是接受訪談或提供資料,或是以一個十年特展策展者的身分給予協助。」我想我的答案非常坦蕩與肯定,那就是……

 

我所知的一切。

 

DSC_1480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 Broad Institute 拍攝的。